卢迪明博客‎ > ‎罄竹难书‎ > ‎

感动三则

发布者:Diming Lu,发布时间:2009年9月11日 下午11:52   [ 更新时间:2009年9月12日 上午12:04 ]
一、有一种爱,很小
一个越南小村庄的孤儿院里被迫击炮弹击中了,几个教职工和两个孤儿被炸死,还有几个孤儿被炸伤。其中有个在约8岁的小女孩。

  村里的人到邻近的一个和美军有无线电通讯联系点的小镇去求救。小女孩伤得非常严重,如不抓紧手术,她就会休克和失血过多而死亡,要及时地给她输血,这就需和她有同种血型的献血者。护士很快地给在场的人进行血型化验,结果表明,没有一个美国人和小女孩的血型相同,但有些没受伤的越南孤儿却和她血型相同。

  美军护士一会儿用越南语,一会用法语,一会儿打手势,试图向这些被吓坏了的孤儿解释:如果不马上给这个小女孩输血她就必死无疑。然后,她问孤儿们,有谁能愿意给小女孩子献血。

  孤儿们听后,一个个瞪着大眼睛,一句话也不说。过了一会儿,一只小手颤巍巍地慢慢举了起来。很快又落了下来,接着双举了起来。

  "啊,谢谢你,你叫什么名字?"护士用法语说道。

  "恒",小男孩答道。

  护士很快把他安置到担架上,用酒精在他的胳膊上擦了擦,把针头插进他的血管里,恒一声不吭,僵直地躺着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发出了一阵颤抖的抽泣,但很快将脸蒙住。"疼吗,恒?"军医问道。恒摇摇头,仍双手蒙住脸,试图不哭出来。军医又一次问是不是针头刺痛了他。他又摇了摇头。

  又过一会儿,恒又轻轻地哭出声来。他紧紧闭着眼睛,把拳头放进嘴里,试图止住抽泣。

  军医和护士感到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,正在这时,一个越南的护士正好赶到。她看到这情景后,直接用越南语问恒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她听了恒的回答后,温柔地对他说了些什么。

  过了片刻,恒停止了哭泣,抬起眼睛看着越南护士。越南护士向他轻轻点了点头,恒脸上紧张的表情顿时释然。

  越南的护士看了看美军军医和护士,然后轻轻地说道:"他以为他快要死了,刚才他误解了你们的话,他以为他的血全部输给那个小女孩呢。"

  "但他为什么又愿意献血呢?"美军护士问道。

  越南护士用越南语把美军护士的话又给恒说了一遍。

  恒回答说:"因为她是我的好朋友。"
二、共同的秘密
矿工下井刨煤时,一镐刨在哑炮上、哑炮响了,矿工当场被炸死。因为矿工是临时工,所以矿上只发给了一笔抚恤金。矿工妻子和儿子以后的生活却无以为寄。
  悲痛的妻子在丧夫之痛之后是来自生活上的压力。她无一技之长,只好收拾行装准备回到那个闭塞的小山村去,这时矿工的队长找到了她,告诉她说矿工们都不爱吃矿上食堂做的早饭,建议她在矿上支个摊儿,卖些早点,一定可维持生计,矿工妻子想了一想,便点头答应了。
  于是一辆平板车往矿上一支,馄饨摊儿就开张了。8毛钱一碗的馄饨热气腾腾,开张第一天就一下来了12个人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吃馄饨的人越来越多。最多时可达二三十人,而最少时从未少过12个人,而且风霜雨雪从不间断。
  时间一长,许多矿工的妻子都发现自己的丈夫养成了一个雷打不动的习惯:每天下井之前必须吃上一碗馄饨。妻子们百般猜疑,甚至采用跟踪、质问等种种方法来探求究竟,结果均一无所获。甚至有的妻子故意做好早饭给丈夫吃,却又发现丈夫仍然去馄饨摊吃上一碗馄饨,妻子们百思不得其解。
  直至有一天,队长刨煤时被哑炮炸成重伤。弥留之际,他对妻子说:“我死之后,你一定要接替我每天去吃一碗馄饨,这是我们队12个兄弟的约定。自己的兄弟死了,他的老婆孩子,咱们不帮谁帮。”
  从此以后每天的早晨,在众多吃馄饨的人群中,又多了一位女人的身影。来去匆匆的人流不断,时光变幻而惟一不变的是不多不少的12个人。
  时光飞逝,当年矿工的儿子已长大成人,饱经苦难的母亲两鬓斑白,却依然用真诚的微笑面对着每一个前来吃馄饨的人。当然,那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与善良。
  更重要的是,前来光临馄饨摊儿的人,尽管年轻的代替了年老的,女人代替了男人,但从未少过12个人,穿透十几年岁月沧桑,依然闪亮的是12颗金灿灿的爱心。
  有一种承诺可以抵达永远,而用爱心塑造的承诺,可穿越尘世间最昂贵的时光。12个共同的秘密其实只是—个秘密:爱可以永恒。
 
三、墙纸
第二次到那个女孩家去的时候,老总的心被深深震撼了。 女孩20岁,家境贫寒,一次在打工的岗位上突然晕倒,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。一位好心的记者写了篇文章,呼吁人们捐款为女孩做手术。那天,老总正准备约朋友吃饭,无意中读到这篇文章,刹那之间,他便决定跟朋友另定宴期,然后开车到报社,掏出2000元钱(包括准备请客的500元钱)捐了出去。记者很感动。特意领他到女孩家。老总这才发现,女孩的困难决不仅仅是手术的费用---她母亲常年瘫痪在床,父亲虽说能收点瓶瓶罐罐,但智残,收入颇微。,生活上的经济来源除此之外就是最低生活保障金。老总当即又作出一个决定:每月为这家人支付200元的生活费。也许有人会说,这区区200元对一个逾百万富翁而言实在不算什么。
媒体的炒作很快过去,一年后,老总第二次来到女孩家。
还是那座深藏在高楼后的18平米的小偏房,但一家三口的精神面貌显然比去年好得多,还都穿着新衣服。老总坐到炕头上,女孩的母亲不能说话,只是紧拉住老总的手,眼泪刷刷地往下流,老总赶紧安慰了几句,接着又问了问女孩的病情和她父亲的近况,正说着,老总恍然觉出屋子里比第一次来时明显亮堂了许多,细看方知,原来四壁新糊了白白的墙纸——这些廉价的墙纸是这家人得知老总要来特意买来的!
热泪,一下子溢满了老总的眼眶。在商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,他从未因为得失流过泪。但现在,面对寒风中依偎的一家人、面对这四壁洁净的墙纸,他心中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了——赠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即使只是一丝微微的春风拂过小草,也能带来沁人心脾的满目春光啊!
 
Comments